丶宣予

一个极不正经的Repo  @楠楠自语lnn 

真的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,表扬天天快递一秒钟!

然后就是真的hin感谢hin感谢木南,辛辛苦苦的弄出来这本书连个快递费都木有要QAQ,这一年的时光里,最幸福的事就是遇到了你,阿黄,阿西以及其他人

书很棒很棒,如果有通贩请允许我再买一本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
少了谁都能活。不过是少了好多爱的人。一狠心就都过去了。

什么叫朋友?who care?

混什么圈子。做个散粉傻逼挺好。退谢缘。


封号。再见。

【邪教】日暮金陵远。番外。

邪教顶峰:

此篇已收录在琅琊春深的眼缘本《春深》中。




徐安正拿着香薰炉熏染床铺,忽听背后一阵风声,他立刻回身格挡,抓住的却是萧景琰的马鞭梢。


太子殿下正幸灾乐祸忍笑看着他,徐安愣了愣松了口气,扔下鞭梢,“殿下好兴致,能等奴才铺完床再陪您玩吗?”


萧景琰最听不得徐安一副哄孩子的口气,抖了下马鞭接着抽过去,横竖徐安武功高,打不着是正常,打着了就是赚到。


“喂!”徐安端着香薰炉躲了下,萧景琰接着再挥,徐安仰面下腰堪堪避过,还要护着手里炉中的香灰不要洒落,一时间好不狼狈。


“殿下!”徐安疾步向后退,“洒了香灰再燎了床铺奴才承不起!”


萧景琰一听却特意向着熏炉挥了过去,徐安连忙抱着熏炉连转了几圈,翻身出了萧景琰攻势。


“你知道上次你的金冠被踩坏,内廷司骂了我多久吗!”徐安快步走到外殿,将香薰炉放好,方解了手中之困。


萧景琰瞪了瞪眼,“大胆徐安!你这是在责怪本宫?”


徐安抬了抬眉毛,“奴才不敢。”


萧景琰斜眼看着徐安,突然抓过了旁边挂好的朝服外袍,冲着徐安扔了过去,接着抖鞭挥了过来。


徐安瞪大眼睛连忙上前接住外袍,一手将外袍卷紧背到背后,一手攥紧了景琰的鞭梢,让他再抽不回,两人拉扯了几个来回,徐安又怕忽然松手景琰会被放倒,几步转到景琰身后将殿下的胳膊别在身后。


徐安从背后扣紧景琰的胳膊,贴着他的耳朵,粗声粗气地说,“再不老实,我可不让着你!”声音低沉浑厚,已不复刚才的阴柔绵软。


景琰被箍的吸了口凉气,“徐安!”


徐安笑了下低声说,“打不过我,就想拿身份压我?”


景琰一听声音就知道把他惹急了,侧脸看着徐安,嘴角微翘,“对,谁让你是我的奴才。”


徐安体内异族的狂烈暴力因子蠢蠢欲动,他的暗紫眸子闪了闪,手上更紧,“要是在我家乡,你就是我的奴隶,我就把你跟牛羊绑在一起卖掉。”


萧景琰瞟了眼徐安,“打仗我未必会输给你。”


徐安贴上景琰的耳朵,呵着热气,“我把你掳走,你们军队群龙无首,还不输给我?”


萧景琰笑了下,斜瞥着徐安,“你试试?”


徐安咽了下口水,刚要上前咬上太子殿下的唇瓣,听到寝殿外有人轻叫了声,“徐公公!”


徐安闭着眼睛,恨得咬着牙,萧景琰笑了出来,“还不松开!”


徐安松开了手,将手上的外袍挂好,冲着景琰躬身拱手,“奴才告退。”


 


萧景琰看徐安青着脸出了寝殿,笑着摇了摇头,想着自己最近也是越来越放纵自己了,明知徐安会让着就肆意跟他胡闹,自己昔日的老成持重竟是都抛在脑后了。


当然,这不能怪他,都是徐安的错。


景琰要回书房继续看奏章,却无意间闻到了帷帐中的香气,上前按了按床铺果然铺得暄腾软和,账中香也是清淡的青木香,景琰顺势躺了下去,长舒了口气。


徐安一直以来对他无微不至贴心关照,把景琰当个孩子在娇惯,让他脾气越来越大,自己也快要鄙夷自己了。


起初徐安对自己说,“殿下,我是来刺杀你的刺客,我满手鲜血,我是你最厌恶的人,我不值得。”原本以为会就此作罢,谁想还会有如今。


“若是我是他的奴才……却不知他会否留我……”景琰翻了个身,闻着账中香竟悠然睡去。


 


靖王萧景琰骑在马上,北地寒风猎猎,面对数万大军,大梁将士皆是面容冷峻,此是大梁最后一道关隘,一旦失守,北渝铁骑便如滔天洪水一般倾泻在大梁国土,直逼金陵。


战鼓擂响,萧景琰率领将士冲杀在前,与北渝铁骑混战在一起,形势胶着,忽听北渝军大喝一声,接着箭矢如雨般飞落下来,萧景琰左劈右砍却被人拉住了马腿,两名北渝士兵合力将战马拉倒,萧景琰滚落马下,正欲起来再战,却被数十支战矛死死压在地上,不得动弹。


靖王被俘虏了。


萧景琰狼狈不堪地被绑回了北渝军营,军士都说着听不懂的异族话,将他推搡进了大帐,向着上位的大汗禀告。


萧景琰四周看了眼,皆是北渝军士,又看了眼主位坐着的大汗,大汗听完军士报告微笑了下,抬眼仔细看着萧景琰,一寸一寸,竟像是一条毒蛇由脚底缠上。萧景琰浑身起栗,他皱了皱眉瞪着大汗,这大汗眼中的紫色倒像是在哪见过似的。


“你是梁国靖王?”大汗问了句。


萧景琰想着他竟会说官话,便应了声,“是。”


“此次主帅?”


“正是。”


大汗笑了下,“那本汗还要尊称一声殿下了?”


萧景琰看着大汗,越来越觉得这人似曾相识。大汗搓了搓手指,说了句什么,旁边站着的人都笑了起来,齐齐看着萧景琰,萧景琰看了眼周围的人,问了声,“你想怎么样?”


大汗站起身,“知道我说了什么吗?”


“什么?”


大汗笑了下,对旁边军士又说了句,军士上前将萧景琰带走了。


萧景琰被带进了营后的主账,北地寒冷,主账内燃着炭火却温暖如春,四周都是动物皮毛隔挡风沙,看样子定是高级将领的账房,只是萧景琰竟不知自己被带来干什么。


手上的绳索被解开,萧景琰搓了搓手腕,账房门帘撩起,景琰回头一看竟然是大汗。大汗吩咐了声,萧景琰身上的铠甲就被卸了下来,萧景琰咽了咽,看着大汗,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
大汗脱了披风,挥了挥手让军士都出去了,笑了下,“你既被我俘虏,我想让你干什么就能让你干什么!”


大汗一步一步地走近,景琰一步一步后退,他左右看着有没有能当兵器的工具,却听得大汗一笑,“省省吧,你打不过我!就算给你把刀,你也伤不了我。”


大汗抿着嘴唇,突然逼近景琰,景琰猛地向后退,却被大汗压在了睡榻之上。睡榻上铺着狼皮,扎透了萧景琰单薄的中衣,他突然明白了大汗想要干什么。




东宫里的事是你们想知道就能知道吗?买票!!




不老歌比较变态一点


1.手机用户如打不开请换浏览器打开。


2.WiFi打不开对不起得用流量。


3.流量打不开对不起请换WiFi。


总之,一句话,不老歌,你看我跪的姿势你老还满意吗??


泪流成河……


_(:зゝ∠)_


_(:зゝ∠)_

毓婷邪教目前的完整版

垃圾君:

之前都锁了,这回重新发一下。


人家完整版加肉


我不得不忍痛删肉才能勉强维持剧情


心累


【点我大梁药丸】


随手 @顾良逢 
如果觉得不连贯很正常,因为本着爽的目的开始的一篇文。

阿黄阿黄⁄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⁄生日快乐!!!

主人 @正直的阿黄 生日粗卡!年长一岁就要更加宠爱我哼唧~

之前那个污实在太不像样了。

然后就写了点东西= =然后发现更不像样

不要嫌弃QAQQQQQ

写完了才发现。。。纸太破了,直接都洇了QAQ


PS,笔是之前特别火的那个永生659,墨是看着好看就入了的上海君来的湖蓝色


单曲循环一个星期牵丝戏之后的脑洞

    明楼一生不图虚名,一心报国,孑然一身,数十年来唯有一英气逼人玩偶相伴。明楼称之“阿诚”。明楼数次遇险,难以脱身,皆为阿诚化身相助方才安然无恙。玩偶身上伤痕渐多,然而明楼依旧爱之如初。直到有一天,明楼气急于多方周旋,恨自己无奈无助,竟一时糊涂,将阿诚丢入火中。阿诚之魂自火堆升起,依依拜别后离去,只留明楼一人怅然若失…[措辞改自B站评论,侵删

然后就是群里姑娘正直 @六万正直脸_症状轻微初七小天使 的强行转HE——

    眼见阿诚如此,明楼每每阻止不及,心里焦急然而却无法阻止阿诚替他应灾,阅遍群书始知只有毁去其禁锢魂体所存方能放之魂体转生,虽心有不舍但明楼到底果决之人,烈火熊熊,终是无法相伴相随。三个月后,一名英俊男子出现,自称便是那阿诚,只因恶人作祟使他魂魄无法归去,明楼之举让他得以恢复,这便是来报恩了。明楼大喜,从此二人夜夜笙歌【误。【明楼OS:本以为是心若死灰从此无法相伴,结果去了偶人回来了个温香软玉卧槽赚大了【然后夜夜就——“阿诚…阿诚…你回来了…太好了…”“嗯…嗯啊…先生……慢点……先生…”


没了负担更好生活

这一年来解说也好教练也好,你始终是那个最优秀的,然而我却还是喜欢看你出现在球场上,那是一个精神支撑,一个主心骨,一个稳定军心的角色,不奢求你能回来,只求你平安幸福。老婆生日快乐❤You are always my hero!

其实我到觉得阿诚不会死,编剧大大都说阿诚好好的了。而且看判词,还是大姐牺牲的面大…

另外我还想说…喜欢就看,不喜欢就不看,每个人对他们的感情理解都不同,没必要非得贬低与自己不同的看法。么么哒。

真的纠结在詹姆斯X布莱尔还是詹姆斯X孟天啊啊啊啊啊啊,詹姆斯扔给布莱尔口香糖那点真的是戳死我萌点了,然而孟天和詹姆斯关系一看就不一般啊啊啊啊啊!!!!青蛙狂甩.Gif